作家王朔做客新浪谈“复出”

  2007年1月26日下午15:00,著名作家王朔做客新浪博客“名博系列访谈”,在线解读近期在媒体上引起强烈反响的“复出”话题,以及广受网友关注的种种“语录”与争议,并就网友感兴趣的文学、写作、人生、电影等问题进行在线交流。

精彩语录:

    我压根儿对文学没什么认识,不知道什么是文学,自己想自己写。说实在文学的认识是一个很复杂的事情,没有什么标准,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标准。

    成名以后特别没劲,那是一帮什么人呀?是一帮幸运儿,都没什么真才实学,包括我。

    草根就没有话语权吗?是沉默大多数吗?不是皇家生下来的都是草根,我这样理解。你怎么理解?

    我认为批评不分善意批评和恶意批评的,你一定要善意的批评实际上就等于是不让人批评。

    我说张艺谋是搞装修的,你不能说装修有问题,什么都需要装修呀。而且刻薄不刻薄,您听着,您不爱听您就不听。这是我对他的看法,我不能对他有看法呀?

  以下为聊天实录: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非常感谢各位光临新浪的嘉宾聊天室,我是主持人术术。

    今天我们非常有幸请到著名作家王朔做客新浪,王朔老师,您好!欢迎您做客新浪。各位网友如果关注王朔老师的动态,关注我们今天的聊天,欢迎您通过电脑来参与,更欢迎你拿起手机,在移动中关注我们聊天的全过程,手机新浪网的网址是:sina.cn。

    王老师,最近媒体一直谈您复出的事情,我想您自己一定是不认可这个说法。是吧?

    我不是复出,我从来没有离开过

    王朔:我没什么复出,主要是我给王子文打这个官司。官司反正现在基本了结了,法院前几天判下来了,基本上就是按照合同一年的方式来解决的,赔他们10万块钱,和约解除。

    我在这儿特别想说的是,昨天我跟武丹丹通了电话,我主要是为给她道一个歉。以前打官司对武丹丹说了很多攻击性的话,觉得不太合适,人家也是一女的。我想起《绿帽子》里的一句话:欺负女的不牛逼。

    这件事很有意思,我觉得法院判决得很公平。这个事就是大家双方都有一个体面的结束,不是谁要压倒谁。我跟武丹丹打电话聊得还可以。当然如果早打电话,官司可能都不用打,因为不是大家都你死我活的关系。

     好多事也是,我就觉得有的时候大家不知道怎么就成了对头了,有点奇怪,有些事要是及时沟通,直接联系就没事了。当时我就是懒得打了一个电话,早直接打一个电话,都能协调解决。

    主持人:官司打不起来了。

    王朔:对,大家就都没有紧张的关系了。其实有时碰到事,能沟通一下就挺好了。

    主持人:关于您官司这个事件怎么后来被《南方周末》《三联生活周刊》两家媒体报道成了一次复出呢?

    王朔:也不是,媒体越聊越多,就变成这个件事了。当然我也有功利的目的,想把这事聊大一点。因为你受到关注的事情和暗箱操作的事情不一样,受到关注的事情处理起来比较公平一点,我当然有这个打算了。

    我啊,有的时候也是没谱,反正一阵一阵,有时就感到兴奋,今天不好意思,我有点颓,昨天晚上没睡好。感到兴奋就变成另外一个人了,现在我是另外一个人(笑)。

    主持人:通过报道了解到你有两百多万字的作品要在网上推出来,是这样吗?

    王朔:对,因为老徐(blog)现在做一个网站,做一个写作的专区,我准备在那儿出。因为老实说在出版社做书对我没太大吸引力了,出版社盗版太厉害了,出一本书宣传很吃力,而且基本上卖一把就被盗版冲了,不太好卖。在网上只要大家好意思不付钱也无所谓,但是网上至少写起来感觉没什么压力。否则过去都是你写完交到出版社,出版社审查半天,做了好多文字上的调整,最后出来书也许不是你希望看到的那个样子。

    另外,我现在写东西经常写不完,写不完做成书就困难,在网上写多少算多少。

    主持人:好多网友在网上讨论,从1999年到现在你一直没有出新书,这次200万字的新作品如果露面,应该算是复出。

    王朔:说实在,你理解成复出也可以,但是我没觉得我走过。你说我就在家呆着呢,我不是每年都发作品,原来也不是每年都发作品,隔几年发一些作品。而且你觉得6年时间长吗?不长吧。我写小说之前20多年没写小说呢,就在家过日子(笑)。所以,我自己没觉得,也许是别人的感受吧。

著名作家王朔做客新浪博客名博访谈

    主持人:现在准备什么时候在网上推出您新的作品?

    王朔:我估计3月份。前天开了一个会,好像技术上都弄好了得3月份。

    主持人:我记得有一个出版人跟我说你写的东西不打算在生前出版,说过这句话吗?

    王朔:嗨,我说的话他们也太推当真了,我不需要为我所说的每句话都负责,如果都负责,那就把我弄死了,我说的话尽是瞎说。

    主持人:新浪uc网友也在在线收看这个聊天,看看他们的问题。

    uc网友:王老师,有很多人说读佛经的人不该复出,更愿意你是一个寂寞高手。

    王朔:我不是只读《佛经》,《金刚经》是很短的一个经,才4千多字,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说的是和尚吧?我只当杂书看的,我也不是佛教徒,我就觉得写的有意思。

    主持人:听说你把它翻译成白话文了是吗?

    王朔:对,它是唐朝话,我看记不住,我写成北京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看文言文有时看字不过脑子,只有把它相当于抄一遍,就会知道它原来是一首《国际歌》。我原来以为它那是搞个人崇拜的东西,后来觉得不是那么一种东西,基本上是无神论的宗教。

    主持人:再来看一下新浪网友的问题。

    王朔:你自个儿没问题呀,都从这上面看。

    主持人:我们要多关注网友的问题。

    网友:你是不是认为只有小说才算文学?写小说才算本事?

    王朔:这是文学界的一个势利眼,这个说法不公平。但确实我们有这个势利眼,原来写诗认为诗是文学,后来戏剧莎士比亚时代认为戏剧是文学,小说是后来出的。唐宋时期肯定小说不靠谱,元朝的时候是杂剧,宋元话本之后才有小说。

    小说在当代成为主流的了,当然也很快势微了。写散文和游记谁都能写,不用功夫,大部分空头文学家写的都是散文和游记,官员也能写。那不专业,相当于拍照片谁都能拍,拍故事片可不是谁都能拍,就有这个区别。当然这叫势利眼,我也势利眼,当然了。因为有些人说实在的,有很多人在混作协会员,靠写游记、散文成知名作家了,我们觉得基本上算业余的。这有点瞧不起人啊!

    你好意思白看你可以白看

    主持人:你所谓的复出这个消息在《南方周末》和《三联生活周刊》披露之后,很多新浪博友参与讨论,博友有很多观点,其中有一个讨论的热点,您说要把作品放到网上靠点击率来收费,大家觉得用您的话说:这不太靠谱(笑)。

    王朔:大家怎么那么缺心眼啊,网上是光靠点击率吗?不是还有广告呢吗?新浪怎么挣的钱啊?我凭什么只能靠点击率啊?这跟足球赌场似的,你可以拷贝到其他的地方去,你好意思省那一块钱你省去。主场还有互动还有参与呢,没准你现场提意见我还改了呢,那不一样啊。您这一块钱一毛钱就那么不舍得花啊,不至于吧,如果大家好意思非要白看,你可以白看,我哪里拦的住啊。再说放在那也还有广告呢,还有别的呢。

    主持人:大家肯定觉得在网络上拷贝更容易,比盗版一本书容易多了,肯定被拷贝的到处都是。

    王朔:问题那是一句一句,你累不累,犯得着吗,一句都盗,我出一本书你盗去好歹是本书,但是我写一句你盗了去,那你也太累了。省那个力干嘛?我们那儿相当于一个俱乐部,你进来咱们还可以聊这个事,我觉得互联网的特点就是一个互动。如果单方面给予,我贴张大字报行吧,照样可以免费。真的如果一毛钱掏不出来的人可以免费看去,我可以不管。

    另外,到一定量的时候,比如你希望把这个东西印成纸,你只要参加到这儿的人才给您印成纸,给您签上名,合成一个照片,送您家去,我不多收钱,就这儿有叫会员待遇吧,明白吗?

    主持人:我铁定得注册去了(笑)。

    王朔:您不多花钱,比在外头买书便宜,就算支持我不行吗,要不然活活看我饿死,好意思吗?

此条目是由LCSS发表在人物传记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LCSS

皓然网为个人娱乐性站点,记录一些生活点滴。。。 方便查找信息和收藏一些学习资料。 不做其他内容服务,不过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联络方式: WeChat: liang-chun; Mail: liangchun@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