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心态上的“无法无天”从何而来?

咱接茬儿瞅瞅香港和新加坡,香港几百万人口,说到“有法”,这地方有“廉政公署”。说到“有天”,这地方相关的各种宗教组织、社团,乃至教堂、祠堂、庙、坛、观这一类的建筑,有多少?咱去那儿溜哒溜哒就知道了。这些宗教组织和社团,对香港成为“和谐社会”,做出了多少贡献,恐怕咱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本明细账。

香港基本上还是以华人社会为主,新加坡又不一样。上次去新加坡旅游,就在一个街区,没一小时工夫,出了香火最旺的观音庙,就进了一座印度教庙宇,出了印度庙,又进了一座清真寺,亲眼看到了华人、印度人和马来人在各自的庙宇中,做着各种各样的宗教活动,“各回各家”,平安相处,和谐共生,皆大欢喜。

您说这样多元的“仪式化教养环境”,对新加坡整个社会风气的良性运行,是不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是不是给这个社会无形中立起来一个“有天”的感觉?

而一个社会“有法有天”,活在这个社会上的甭管什么人,他心里“无法无天”的念头也就自然烟消云散了。即便有个别人,还是想坚持“无法无天”的想法,他就想要玩这个“离各儿愣”,跟和谐社会玩一个“混不吝”,您说他还能成什么气候?屎克螂放屁,再臭它也臭不到哪儿去。

说来说去,还就是这个“礼”字,让一个社会有了“天”的感觉,这就是咱老祖先当年造这个字的本意。有天有法,这个社会它不想成为和谐社会都困难。所以老美在他们驻咱们大使馆的网站上,说了这么一句话:在美国,每865人就拥有一座教堂。

啥意思?他不跟咱说点儿别的,光提这一条,他脑袋里转的是哪根筋?其实他也没别的意思,用北京话说,他这就是“蔫不几儿”的跟你炫耀他们的“仪式化教养成果”,没别的意思。

再瞅瞅美元,眼下这年头,谁家或多或少都有几张这东西,咱别光收着,咱也仔细瞅瞅,他那票子上写的字:in god we trust。

啥意思?在票子上说这个话,说教堂里说的话,没见过。对,没见过的人多了,就是让你们瞅瞅,在我们这儿,财神爷的香火,再怎么旺,他不能旺过老天爷的香火。这就是咱的原则。

话不用多说,就这么一十二个英文字母,咱的“礼数”就到了。而且咱的票子满世界都是,啥人都用,这无形之中,也把咱的价值观推销出去了。

你说这叫什么?就在这么一个方寸之地,就在财神爷脑瓜顶上,他们就把“有天”的“礼数”给做到这个份儿上。按那个“细节决定成败”的说法,您说他这个细节,做得到不到位?

这些“仪式化教养”的事例,表面上看,表现在社会的方方面面。但最后说穿了,还就是一个“礼”字。有礼走遍天下,无礼寸步难行,老祖先几千年前创造的这个字,今天并没有黯然失色。

咱们眼下出毛病的原因,表面上看,礼的右半部变成了乱的右半部,似乎造成了人们的思维混乱。但这不是主要的,咱也没有责难“汉字简化工作委员会”的意思。但咱们的这个“礼”,失去了它的本义,这就是一个问题。

眼下咱们几乎所有人,都觉得这个“礼”,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就毁了,瞎米了,坏了菜了。不信咱们可以做个调查,大部分贪官,所受的教育,他所理解的这个“礼”字,都是这么回事。他心里就是这么看的,礼,就是人与人之间的礼尚往来,除了这个,还能有别的吗?所以他心态上的“无法无天”,完全是“教养”使然。

“礼之用,和为贵”。通过老祖先的话,咱还应该看到,贪官走出第一步的时候,一定是他内心深处失去了这个“和”字,他心里不平衡,他才这么干的。所以说,光一个劲儿的骂贪官,没什么用,也不是本事。一个“贪”字,之所以能横行社会,让众多人等心理失“和”,由咱们所有人组成的这个社会,要负主要责任。还是那句话,谁都别一推六二五,咱们都有责任。

重建仪式化教养的社会风气”,咱们大家伙儿把劲铆在这个地方,这可比干骂两声强多了。

此条目是由LCSS发表在热点评论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LCSS

皓然网为个人娱乐性站点,记录一些生活点滴。。。 方便查找信息和收藏一些学习资料。 不做其他内容服务,不过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联络方式: WeChat: liang-chun; Mail: liangchun@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