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健康

有机会去她的博客上看看吧,生前的精彩和遭遇死神时的心情,还有她lg在她生病期

间和去世后所写所感,她憨厚可爱的儿子,她曾经无比热爱的工作和无情的公司,都

让我们不得不反思,究竟什么才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

健康是无价宝, 各位珍重啊

35岁资深女编辑离世 在中国博客世界引震动(组图) 华商报

来自蒲城35岁资深编辑离世警示:生命不能再透支

  鼠尾草,迎风摇曳于地中海的一种香草。它被一位来自陕西蒲城的中国女子作为

网名,以博客的形式记录时尚中人眼里的世界。如今,鼠尾草的博客还在,但它的主

———一位时尚杂志的资深编辑、一位年轻的母亲,却因罹患癌症而辞世。

  德国之声这样评述:鼠尾草,代表着中国社会透支生命的一代,在急速发展的社

会里,耗尽生命的火焰,在疾病的打击下,粉碎了浮华的幻象。

 阳光明亮。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她还在微笑。粉色的毛茸茸的披肩,衬着她清秀

的、略带疲惫的容颜。

  原小强用抹布轻轻地擦拭着姐姐墓碑上的浮尘。这是514日,10天前,姐姐的

骨灰从北京运回西安,安葬在城东南的墓地。那一天,姐夫和8岁的小外甥,在墓前

放下350朵扎成心型的粉色玫瑰,久久不忍离去。录音机里反复吟唱的,是她生前博

客的背景音乐———《莲花处处开》。

(embedded image moved to file: pic05705.jpg)鼠尾草的弟弟在擦拭姐姐墓碑上的

尘土,亲人的离世给生者带来永远的伤痛

  鼠尾草的弟弟在擦拭姐姐墓碑上的尘土,亲人的离世给生者带来永远的伤痛

(embedded image moved to file: pic28145.jpg)原小娟

                              原小娟

  原小娟,网名鼠尾草,陕西蒲城人。1972年生,2007418日因癌症离世。她

的死,在中国博客世界引起震动,数万网友登录她的博客寄哀思,至今不绝。

  中国的网络世界中,从此少了一株迎风摇曳的鼠尾草。德国之声电台如此报道

这位曾获全球最佳中文博客奖的女子的死讯。参考消息全文做了转载。文中说

道:这绝不止是一位时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草,代表着中国社会追星逐月、透

支生命的一代,在急速发展的上行社会里,耗尽生命的火焰,并在一场疾病的打击

下,粉碎了浮华的幻象。

  看遍人间繁华

  烟花般绚丽,无休止的忙碌

  我在时间的尽头做了一个快乐的盗贼,但是没有偷走普罗旺斯的一米阳光,却

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罗旺斯明亮、空旷、晴朗、开阔的天空。”———摘自原小娟《普罗旺

斯写真集》这些诗意的句子,如今被刻在原小娟的墓碑上。短暂人生,灿若烟花

丈夫为她撰写的墓志铭题目。墓碑上,还刻着她的博客地址。姐姐可能是唯一把博

客地址留在墓碑上的人了。原小强说。

  对喜爱她的网友来说,曾经,鼠尾草这个名字代表的是富足的灵性与精彩的生

活。身为时尚集团《美食与美酒》杂志的编辑部主任,生前的娟子,游走于葡萄酒与

美食的世界,看遍人间繁华。在托斯卡那的艳阳下品尝红酒,在西西里岛上体验美味

传说……2006年上半年,她就去了两趟意大利、一趟东京,工作与爱好奇妙地组合成她

摇曳多姿的生活。

  《普罗旺斯写真集———鼠尾草的法国味道》,是她生前的第一本书,也是最后一

本。

  这本装帧精致的书,封面是大片紫色的薰衣草,这正是普罗旺斯这个法国小镇的

名片。2005年夏,原小娟受邀去普罗旺斯采访,途中,她与《永远的普罗旺斯》的作

者彼得梅尔共进午餐,带领读者一起去葡萄庄园中体验原汁原味的法国美食,品鉴顶

级的法国大餐……此行她留下了大量精美的照片与文字,在自己的博客上发表。也正因

为这些文字,使得她获选新浪博客的最佳私人日志一等奖,并获得德国之声的全球

“最佳中文博客奖

  生活中的娟子善良、温情,她有一个8岁的调皮可爱的儿子,丈夫项立刚是她大

学时的学长,曾是《通信世界》杂志总编,事业有成,对她很是呵护。

  但绚丽的事业背后,是无休止的忙碌,家庭生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正如她

后来在《病床日记》中写到的一样,除了高强度的出国访问,在国内出差更是像坐出

租车一样,总是今天去明天回来。2006年的上半年,有两次,她和丈夫同时出差,把

孩子留给保姆长达一周。有时,两个人同时在天上交叉而过。从意大利回来,在机

场,只能让家人接我的行李回家,我却要赶下一班飞机去上海……”

病床日记

  我的花花世界变得轻飘起来

  当我的病床前开满鲜花,上帝告诉我,他少一个花艺师。我问上帝:您喝葡萄

酒吗?上帝说:你的文字吸引了我,让我想想……”———摘自原小娟博客《病床日记》

   2005年,原小娟调任时尚集团新创刊的《美食与美酒》杂志任编辑部主任。这本

新刊的面世,让她付出了很多的心血。讲究完美的她,许多文章都要亲自写,工作量

比以往陡然增加,超负荷的工作运转,严重地损耗了她的身体。那段时间,我的工

作量,是一个普通编辑的三倍以上。她在日记中这样回顾。

  20073月,原小娟的《普罗旺斯写真集》出版,她的生命却已到了最后一程。

  她被确诊为胃癌三期,是在2006年的7月。医生告诉她,因为发现太晚,治愈率

最高只有30%。一直对自己充满自信的娟子,希望自己成为上天眷顾的那30%。在最

初的震惊与悲伤过去之后,为了众多关注和喜爱她的网友,她把笔记本电脑带到医

院,开始在博客上用一指禅写《病床日记》,反思自己的生活。面对可能相遇的

死神,我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羡慕的生活有太多虚妄的假象,让

我不能去面对自己心灵的真实……我要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在我的康复之旅上重新完

全自我地自由生活。这样的思考如果不是这样的疾病,可能我一辈子都无法想通。

  她很善良,不愿给别人带来伤感。从第一篇《我要去和上帝握手,请上帝给我时

间》开始,在博客的每一页上,她都会贴上一幅精彩的照片。大多数时候,照片上是

美丽的花朵,包括她在医院窗台上做的花艺。

  病床日记有40多篇。繁华散去,她用文字记录死神对生命的威胁,以及对生活的

反思。她开始发现日常生活中,容易被忽视的美与细节。清晨的脚步终于可以不用

匆忙,人变得自由而轻灵,在水边呼吸清凉的空气,阳光洒落在草坪上,让生命中的

一切忧伤都离我而去吧!

  在日记的首页,娟子这样写道:在我开始写病床日记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是

否能写完它,上帝用这样的方式让我反省我那被人羡慕的生活,那就让我的反省给大

家一些启发吧!

  200735日,娟子写下了她生命中的绝笔《肿瘤呼叫转移》:

  我的命运还在风雨中飘摇,上天不知道要给我怎样的痛才肯给我一线生机,此

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变得轻得要飘起来,我宁可这些东西都不曾属于过

我。路边的残雪还未化尽,这个冬天最冷的两天的寒风吹得我有些木然,看着楼下草

地上儿子昨天堆的小丑雪人,我对自己说:这一次,坚强是我唯一的选择!

  生命换浮华

  承担的压力已超出我的极限

  在禁区之内养病的日子里,才发现生活应该是这样,我们太多地去追求那些违背

自然规则的事情,以为自己生存的空间没有禁区,其实正在慢慢积累疾病的因

素。———摘自鼠尾草《病床日记》

  200736日,因为化疗后癌细胞转移,原小娟第二次住院。两天后,她的母亲

心脏病突发去世。此前,她一直不知道女儿患了胃癌住院的消息。料理完母亲的丧

事,原小强赴北京照顾姐姐。母亲去世的消息,同样也没有告诉娟子。40天后,娟子

也走了。

  一个多月内,这个家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都没有了。原小强说。他追忆着过去

的温暖岁月:姐姐回家的时间不多,每当她回来,我们一家人围坐在一起,总有说

不完的话。如今,妈妈和姐姐都走了,这个家,已经没有了……”

  在病床日记《自己种下的病因》中,娟子把自己的病因归结为三点:睡眠严重

不足;没有善待自己的胃;工作的紧张与压力。

  除了长时间的睡眠不足之外,因为从事的工作常常要品尝美酒美食,同时因为惧

怕发胖,她往往是饥一顿饱一顿,时间长了,胃部成了身体最脆弱的环节。

丈夫讨说法

  为中国劳动者打一场官司

  作为舒展经济腾飞羽翼、追星逐月的中国新锐一代,原小娟在其短暂的人生中

经历了从贫乏到丰盛,从迷茫到自信的上行震荡期,透支自己的生命******燃放了一场

绚丽的烟火。 ”———摘自德国之声报道《中国白领用生命换浮华》

  事实上,原小娟的奋斗历程与生活状况,正是中国新锐一代的代表。

  生于陕西,长于青海的原小娟,父母有三个孩子,她排行老二。上个世纪90

代,她考进中国人民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学当老师,丈夫则在出版社工

作。学校的工作是清闲的,但生活总缺点什么,2000年,她与朋友一起创办《婚

礼》杂志,从此,开始进入了精彩而压力巨大的媒体圈。

  2003年,她到了著名的时尚集团,先后任《时尚先生》编辑部主任、《美食与美

酒》杂志编辑部主任。作为别人眼中优雅的白领丽人、时尚才女,她在追星逐月

中,终于完全忽视了自己的身体健康与能承担的压力极限。

  如果能够重新回到过去,如果能预知今日的结果,我们宁愿选择不要出来,让

她继续在学校。至少我们不会付出这生命的代价。项立刚说。

  在妻子去世之前,项立刚就已辞职在家照顾妻子。如今,他每天还在续写着妻子

的博客,他不想让妻子生前精心耕耘的园地荒芜。

  项立刚同时还在准备一场官司,他要将妻子生前的东家———时尚集团告上法

庭。我要为中国的劳动者打这场官司。他说。

  20071月,在被确诊为癌症半年之后,病床上的原小娟接到单位通知,称鉴于

她的身体原因,时尚不再与她续签合同。此前,她与时尚一年一签的合同是11月份到

期,合同期满后,时尚只给了她3个月的治疗期。

  她一直渴望着能重返心爱的工作单位,作为单位的一名中层,时尚对她这样绝

情的做法,让她非常伤心。项立刚说。在《我要和时尚打的这场官司》一文中,他

表明自己的目的:希望通过起诉,使鼠尾草的事件能警醒大家珍爱生命,爱惜自

己,并推动法律的完善,保护更多劳动者在面对病患时得到基本的保障。

  针对网友的质疑,时尚集团则发表声明称:对原小娟因病去世,深为悲痛,但

“集团的做法是符合劳动法的,也完全可以经受司法审查,称原小娟的劳动合同到期

后,杂志社还依据劳动法顺延了她的合同期及医疗期,并支付了医疗补助金。

  同时,时尚集团表示将开始重新审视员工的工作方式,因为光鲜炫目的时尚

圈以及业内通行的弹性工作时间,助长了很多人不够健康的作息时间,以及面对浮华

与名利,对自己过多的工作加码

  项立刚则认为,时尚显然缺乏反思自身企业文化的诚意。在这个社会的转型

期,已经到了为劳动者建立一个保障体系的时候了,已经到了劳动者付出应该得到合

理回报的时候了……时尚需要为它的文化和管理理念付出代价。项立刚说。

  没人能放下

  七成以上白领成过劳模

  这是一个急速运行的社会,人人都要争取上流。努力并富有效率地工作,为资

本创造价值,也为自己积累生活的财富。但又有谁会关心那些辛勤工作的白领所承担

的压力与焦虑呢?

 没有人能放下。如果要维持体面的生活,必须不断地透支自己。”33岁的孟飞

说。他是一家大公司的销售主管。

  劳模曾经是时代的褒义词,褒扬那些为了工作兢兢业业、加班加点的劳动

者。然而,今天,劳模一词已不能涵盖众多中国劳动者的生存状况,2007年,过劳

一词应运而生。

  过劳模是指那些平均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基本没有休息日、睡眠不足、三餐

不定的工作者。在今天的许多行业,过劳模大量存在。据北京师范大学对上海等四

个大城市的调查,有七成以上的白领成为过劳模。这个调查表明,中国劳动者普

遍承担着过劳危害

  34岁的何群是原小娟曾经的同事、相交多年的好朋友。她们曾一起做过中学老

师,先后离开学校,进入媒体界。2002年,在原小娟即将进入时尚时,何群辞职离开

了时尚。在这样的杂志里,机会与压力是共存的,它的平台当然不错,能提供给人

很多非常好的发展机会,并发挥自己的潜力,但压力太大了

  在何群的印象中,原小娟非常敬业。她如果把自己当作普通编辑,会轻松很

多。但她不会,因为她太热爱自己的这份工作,太热爱美食与美酒了。强烈的责任心

总使她超出自己应有的工作量。她想实现自己办一份中国最好的美食杂志的梦

  何群还认为,大企业中,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其实很疏远,人们很难在工作环境中

找到自己的朋友,大家都相对独立。有时人际关系的压力也是很大的。我在不舒心

的时候,会选择离开,而小娟不会,她会忍受。她的性格比较开朗豁达,总是为自己

热爱的事业考虑

  其实,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大家都会觉得她的做法非常正确,她那么努力

敬业,是值得肯定的。我也一直非常敬佩她这一点。但现在,我会想,其实有时真的

没必要太执着。毕竟,不是所有的问题我们自己都能克服。何群说。

  然而,要真正放下谈何容易?生存的压力、对机遇的追求,不断刺激着人们去

追逐梦想。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买一套房子,一生的奋斗都不够啊。孟飞感叹。

  2006年,《新周刊》和某门户网站做了一个中国人压力测试报告,报告中

说,中国白领工作强度堪称世界第一,中国老板全球最累,并指出,那些社会积极分

子似乎普遍染上了工作第一、生活第二的成功焦虑症。拼命加班正成为职场

规则朝九晚五变成朝九晚无。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损毁了中国先锋阶层的身

心健康。

  因病返贫

  穷人富人间差距不过是一场病

  一位朋友跟我说过:穷人和富人的差距就是一场病的距离,似乎很有道理,在

疾病面前的确穷人和富人要忍受一样的痛苦。虽然我也不是穷人,也算不上富人,但

是在这个重大的疾病找到我的头上时,第一个会考虑的问题就

  是医疗费用的问题。”———摘自原小娟《病床日记》

  世界还在一如既往地运转,当一个又一个生命非正常地离去,正折射出一个绚丽

世界的阴影———近年来,癌症患者人群的平均年龄越来越年轻。年轻的新锐一代,比

之他们的父辈,正在过早地受到癌症的威胁。年轻人承受着过重的工作压力,忽视了

自身的身体状况,长期休息不足导致抵抗力下降,被认为是肿瘤低龄化的原因之一。

  而新锐一代,面临疾病的威胁时,要承担比他们的父辈更大的金钱压力。

  原小娟曾庆幸于自己所在的时尚集团有完善的医保,但因为医保有限制的范

围,而她选择了新的治疗方案,所以不能报销。在最终选择的新方案中,一次48小时

的化疗费用是12000元,而这样的化疗要进行四到六次。幸亏她在6年前第一次辞职

时,曾买过一份保险,大约能得到九万元的赔付。

  但就是这样,为了给她治病。他们还是卖掉了一套在原单位拥有的房子。

  事实上,在中国,并不是所有的企业都建立了完备的医疗保障制度,这意味着一

旦劳动者遇到重大疾病,昂贵的医疗费用只能自己承担。而对生活尚不富足的中国人

来说,保险意识更是缺少。

  对一个拼命工作的白领人士来说,一年的收入可能在十多万,但如果疾病到

来,很可能就会使他一无所有。多年来,因病返贫的,不光是那些贫困的农村家

庭,即使对收入相对很高的白领来说,这样的风险也同样存在着。社会学研究者李

青这样说。

  如何让劳动者有能力应对这样的风险?这不是个人问题。倡导健康的生活方

式,健全和完善劳动者的保障体制,让中国的劳动力资源不要面临掠夺式的开发,将

是未来中国人力资源面临的非常重要的课题

此条目是由LCSS发表在经营管理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LCSS

皓然网为个人娱乐性站点,记录一些生活点滴。。。 方便查找信息和收藏一些学习资料。 不做其他内容服务,不过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联络方式: WeChat: liang-chun; Mail: liangchun@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