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高收入者不再痛快淋漓

幸福不是来自于阶层互斗

现在有一部分人很怀念”以前的生活”,据说那时候生活很惬意,虽然自己过的穷的一塌糊涂,但是想发泄了,总是能找到人恶斗一翻,被斗的人经济上和身份上都比自己高,而且也不敢还手。这就是成就感的所在,如果你是农民,你去打乞丐,打完了只会增加自己的郁闷。而且当时的舆论也鼓励这样做,于是就有了幸福感浓烈到要解放全世界的冲动。

改革开放到今天,很多矛盾又开始出现了,最突出的就是各阶层收入拉开了差距,这个差距要远远大于以前的”农民和地主的差距”,有了差距怎么办?一帮媒体又开始引导舆论,开始频繁发新闻:”电力局看门老头年薪八万”,”抄表工年薪10万”,”医院护士干一年就能买轿车”,”交警半年能买栋房”,”移动公司接线员一个月有5000-6000″,”石油公司职工一年50万”。”教师没有好东西,乱收费有车有房”!

于是民情又开始沸腾了,好像自己的低收入正是别人的高收入造成的,也全然不管别人是否真的是高收入,也不管别人的高收入是不是合法所得,反正”打土豪、分田地”的雄心又来了,但这次不能当面斗,也不能打人家,于是纷纷上网开始谩骂。可一谩骂不得了,居然被斗的人纷纷还手:”教授开始哭穷,不走穴自己得饿死”;””看一个石油职工的悲惨生活”,”移动接线员没有任何保险”,”我们都是协警,过的不是人的生活”。

这还了得,居然还手,这简直是践踏低收入的自尊心,于是网络、网民、平面媒体一哄而上,纷纷开晒其他行业收入,并从道德的制高点去评判,犹如当年批斗一样,找出弱势群体贫困的原因,正是来自于这些人的剥夺。事情发展到后来,高收入者之间也开始互斗起来了,比如医生说,谁说我们收入高的?我们可是高风险行业,我们收入高,有公务员高吗?比如教授说,谁说我们收入高的?我们可是在教书育人,我们收入高,有记者收入高吗?于是记者们也开始发话了……

其实,我们对幸福对公平的追求都走进了一个误区,降低别人的合法收入并不能保证我们的幸福,改革成果流向哪里去了,我们要搞清楚,这个社会有一种人叫”老板”,如今的老板是比较吃香的,这个老板的概念很宽泛,在私营企业,就是拥有企业的人,在国有企业,是叫厂长的家火,在公务员行列,是分类别的,在局级叫局长的,在处级叫处长的……,手下的员工在高利润行业分得一杯羹,并不能改变他打工者的身份。老板们给他们一点高工资,正是要我们把矛头指向他们,好掩盖他独自享受了大部分成果的事实。比如,有个垄断行业就说了,我们是连年亏损的,因为我们的员工福利高嘛,所以申请涨价。国家一看,不行,于是出台法规,给他们的员工限制最高工资。结果呢?低收入者满意了,但是呢,自己工资并不能随着别人的工资降低而增长。其实,国家和我们都上当了。

我们在一个企业上班,或者在其他企业上班,性质都是一样的,比如加班不给工资,比如超强度工作,比如发放正好维持在城市最低工资要求的水平线上工资,这些事情,所有企业都形成了一个价格联盟,他们是资本方,有话语权,形成了默契,维持低成本劳动力,而且媒体也认可低劳动力价格就是竞争优势的说法。而工人所谓的工会是虚设的,往往是资本方自己所做的摆设。如果工人自发联合起来,比如劳资谈判,但是企业会将带头的解雇,你想,你会有价格上的谈判优势吗?

于是,你就很愤怒,很压抑,幸亏舆论及时给我们的怒火找到了出路,骂高收入的吧!骂了,你的心情就会痛快很多,唯一感觉到不爽的是,那些”所谓的高收入的”居然哭穷,居然顶嘴,唉,再也找不到”斗地主”那种痛快淋漓的感觉了。

此条目是由LCSS发表在热点评论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LCSS

皓然网为个人娱乐性站点,记录一些生活点滴。。。 方便查找信息和收藏一些学习资料。 不做其他内容服务,不过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联络方式: WeChat: liang-chun; Mail: liangchun@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