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老先生到底是批得批不得!

                 
  我辈得先声明,:写这篇文章没有针对任何一个人,如果你硬认为带有攻击性,那也是没办法的。因为你不是我,我不是你。
  何三坡先生近日写了一篇顶“牛”气妖娆的篇章,在一般人看来,骂人是顶不文明的,不过像他这样骂人丝毫不遮遮掩掩,也算少见。只希望上帝保佑他以后少开口说话了,那样世上刻薄的话便会少了些!但这是不可能的,因每个人都有说话的权利!难道说谁跳出来,指着他的鼻子一声断喝:“何三坡,你闭嘴。”他会乖乖把嘴闭上吗?依何三坡先生骂人不留余地的个性,相信是不可能的,相反,还可能会骂的更凶,更加体现出他“何家”骂人的风格独特!
  何先生在“逗”人的骂声中,对现今国人推崇依季羡林老先生为代表的国学推广者连骂带批狠狠的痛训了一番。对于他个人骂人的言语,文明人看起来可能有些不雅观,不管何三坡先生出于何种目的,但在他的骂声中,有些观点未必就不对!
  国学,我辈实在是孤陋的很,但我辈却要抱定孔“圣人”曰过一句众人皆知名言:“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自信从来不会为某些我不知道的东西,硬要竖起旗杆装大尾巴!有人认为在下说这话是看不起国学,其实差矣,非但没有丝毫看不起国学,相反十二分的尊敬那些懂国学的人,每当看到那些为钻研国学,奉献自己青春的态度;还有那些为振兴国学,废寝忘食的投入,光这份对国学热诚的精神,在下自知是十二分的不如!所以只有羡慕的份了,如果换成是在下,光废寝忘食的奉献,翻阅厚厚的一本国学书籍,恐怕是无法做到的,固此,国学在吾辈眼里是一座高塔,一座高不可攀,只能站在远处观望,近不了身的高塔!
  不过对现今的中国来说,宣扬国学的一帮人真让人摸不着头脑,一会儿让学生穿汉服,朝“圣人”跪拜磕头;一会儿学着古人摇头晃脑,迈着方步背古诗;如果国学是依靠模仿的古人装扮和动作发扬起来,恐怕要数天下第一大奇闻了。国学里面有先人们的智慧,也有冷猪头供奉的“圣人”,每回被现今的人们一抬出来的时候,便会变味,走样!
  有一件事,我辈一直觉得很奇怪,每回看到宣扬国学的人,他们一边宣扬国学,一边总是会抬起头颅仰视苍天的姿态,一付“天下学问,唯国学独尊”之状,足实让人大开眼界一番。这时,我辈就想,是不是国人一旦钻研起了国学,不仅神气起来,头颅也跟着抬高呢?自然,对于我辈这个对国学孤陋寡闻者来说,每回看见,都悄悄地从他们身旁溜走,不敢与他们的目光对视!深怕他们那高深国学学问和傲视天下的神态刺激那颗极其脆弱的心灵!
  对于季羡林老先生个人的著作,我辈不想多说,拥护者自当的奋力的拥护,诽谤者自当尽力的诽谤!不过有一点,诸君要知道,对每个人来说,都会有自己的喜好的东西,就拿书籍和学问来说也是一样!你不喜欢的,他人未必就不喜欢;你喜欢的,他人未必就喜欢。如若他人认为是美味佳肴,可是你不喜欢,却硬往你嘴里塞,可想一下,那是怎样的一种滋味!
  国学对拥护者来说,可能是一道美味佳肴,但对他人来说,并不一定会喜欢。就拿我辈来说,竟管对国学十二分的敬重,如果有人把这道美味佳肴端到跟前,也是无法吞咽!因为不喜欢这种口味!季老先生个人的为人处世,明哲保身,认真埋头做学问,淡泊名利,都是无可挑剔的,但对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来说,单单只是做到“明哲保身”还远远不够的,应该要对社会负起一定的责任!可能对一个年近百的老人来说,有些残酷,但这是事实!要知一个国家的知识分子要是集体沉默,鸦雀无声,那是很可怕的一件事情!
  而对现今很多推广国学的人来说,恰恰都是“明哲保身”,诸君皆知,现实社会发生了种种不幸的事件,而诸多戴着国学的高帽的知识分子,愣是不吭声,不说话;要是换成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恐怕早就忍不住开口批了,闹翻天了。正因为如此,五四时期,方才出现一大批顶不起的大师!他们不仅有独立的人格,还有入世不畏惧权贵的精神!单从这一点上看,现今的国学推广者的知识分子们与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还有很大的一段差距!
  有人对国学提出批判,这是一件好事,要知任何一种文化,在我们维护自己说话的权利,同时也要维护他人说话的权利!一个时代,如果出现百家争鸣,这必定是文化昌盛的时代,最可怕的是一些人,一面宣扬着如何发扬文化,却又不允许别人开口说话,在他们的眼里,只有自己认定的文化,方才是精华,方才是国粹!对今日很多推广国学者来说,很多人已经把国学当成一面旗帜,四处晃动,挖“古墓”,封“圣人”,盖“圣庙”,容不得他人不同的意见,认为“普天学问,莫非国学”。出现这种现象是很可怕的。
  现今的很多国学推广者已经把国学等级化,先是以大师为主,接着是越靠近大师的人,他们的国学学问便会越高!他们对大师的赞扬便会越大,只知道如何去尊重大师的学问,不敢对大师的学问有半点异议,从来只有信奉,尊从,这绝对是危险的。依稀中,我辈还记的早在两千年前荀子先生在《劝学》中便说过一句话:“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冰,水为之们,而寒于水”。柏拉图是顶不了起的哲学家吧,但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还是要说:“吾爱吾师,但更爱真理。”而纵观现今一大群国学的崇拜者,文化的追求者,缺乏的便是这种勇气,在他们眼里,认为尊重大师个人,便是最大的学问!纵然你认为国学是值得发扬,但仅仅是维护大师,不允许他人发话,在我辈看来是发扬不了国学的。我敬重季羡林老先生的个人品格,但在理论上,是不会客气的,咬定青山,丝毫不放松!
  对世界任何一个大师来说,他最伟大的思想不是让自己的思想左右他人的思想,而是如何让他人的思想获得自由,拥有自己独立的思想去思考!因在这个世上,每个人的处世之观,处世之道,生存环境都是不同的。一个被任何大师的思想所左右人,他顶多只能成为大师的影子!一个不允许另一种声音存在的人,他顶多只是一个晃旗呐喊的吹鼓手!

此条目是由LCSS发表在人物传记分类目录的。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LCSS

皓然网为个人娱乐性站点,记录一些生活点滴。。。 方便查找信息和收藏一些学习资料。 不做其他内容服务,不过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联络方式: WeChat: liang-chun; Mail: liangchun@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