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江峡谷走在天堂与地狱绝美边缘

 

怒江峡谷有着令每一位旅行者着迷的两面性。

  一面是寸草不生的苍凉峰峦,一面是极尽秀美的青山翠谷;

  一面是崇拜鬼神的原始巫术,一面是歌颂耶稣的优美唱诗;

  一面是平整舒适的沿江公路,一面是遍布蚂蝗的徒步线路……

  似乎天堂和地狱都位于这道峡谷当中,而我们正走在两者的边缘。

  独龙江的蚂蟥河谷

  在贡山我们遇到了一个叫“蚂蟥”的昆明小伙儿,刚从独龙江回来,他说被很多蚂蟥咬了,

  然后就开始激动地展示他那条伤痕累累的腿:“独龙江的蚂蟥不光是从地面袭击,

  还有从树上空降的,吸血前也就烟头般粗细,吸饱后跟大拇指似的!”

  如果说怒江峡谷是一条连通外界的通道,那独龙江就是这条通道深处的一间密室。

 


怒江峡谷腹地的贡山是前往独龙江的惟一入口,其间有两条路,都要翻越高黎贡山。

  老路就是过去马帮和挑夫走的路,曾经是独龙江和外界的惟一通路,纪录片《最后的马帮》说的就是这条路。新路是新修的公路,因为经常塌方,还不能算是真正通车。我和同伴阿狸的计划是老路进、新路出。

  出发前我们最关心的就是对付蚂蟥的办法。昆明小伙子“蚂蟥”说:“要用烟头烫,或者撒盐,但不能用手拽,那样很可能把蚂蟥的吸盘留在皮肤里,容易发炎。”这些我也了解,都是能在网上搜索到的知识,但还是不清楚什么最有效。

  就这样,带着对蚂蟥的恐惧,我们出发了。开始的路很好走,简直是大马路,沿着普拉河上行,清澈的河水和怒江的******浊浪形成鲜明对比。从噶足保护站开始,植被就非常好了,三四个人才能合抱过来的巨树随处可见。

  在高黎贡山的雨季还可以看到变幻多端的云彩,从一片云的诞生、成长、融合,直至消散,充满诗意。

  当然雨季也是蚂蟥最猖獗的时候。不过第一天还算顺利,除了同伴阿狸被一只蚂蟥吓得丢了登山杖——这是我们在高黎贡山东坡碰到的惟一一只。

  晚上扎营在道路边。在经过一夜小雨后,我们打算在第二天翻过垭口,山的西侧就属于独龙江流域了。一路上行,随着海拔上升,樟树类的阔叶树种消失了,代之以高大的杉树林,景色也变得疏落有致了。

 

  独龙江最有名的就要算是满脸纹饰的文面女了。可来了才知道,现在整个独龙江流域的文面妇女就只剩60余人了,而且平均年龄已70多岁,看来这个传统风俗没有多久就会绝迹了。在村支书的家里,我隐约看到了文面风俗的另一种延续——一个小孩子腿上的彩色文身,大概是表示吉祥的图案吧,很漂亮。

   旅行关键词

  独龙江峡谷独龙江峡谷处在云南西北部与缅甸交界的偏僻角落,东岸的高黎贡山屏蔽着峡谷通往外界的通道,每年峡谷都会有半年左右的时间与世隔绝。

 


因而这里也成为中国原始生态保存得最完整的区域之一,被称为“野生植物的天然博物馆”。奔腾于峡谷间的独龙江处于“三江并流”核心区的最西部,与金沙江、澜沧江、怒江并列而行,被称为“第四江”。

  怒江徒步怒江峡谷被高山所挟持,交通不便,倒因此成就了不少风光优美的徒步线路。除去经老母登到知子罗的线路,最为背包客热衷的就是迪麻洛到德钦的徒步。这条线路要翻越碧罗雪山,其中最高的垭口海拔约4300米,需要3天左右的时间。这条线路还可以延伸为穿越“三江并流”的徒步线路。其他还包括到维西和察瓦龙的徒步线,而最艰苦的当属贡山到独龙江峡谷的线路。

  独龙族根据200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独龙族的人口仅7000余人,是中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之一。独龙族主要分布在独龙江峡谷两岸,以及相邻的怒江、维西、察隅等地和缅甸境内。独龙族有自己的语言,没有文字,过去多靠刻木结绳记事、传递信息,信奉原始宗教(现有部分独龙族信仰基督教),以刀耕火种的粗放农业为主,保持着相当原始的生活形态。独龙族的传统节日只有一个,即新年,独龙语称做“卡尔江哇”,于每年秋收完毕后举行(一般在12月至次年1月间)。节日当天有隆重的剽牛祭神仪式,其中“格蒙”是最主要的祭拜对象,他是独龙族神话中人类的祖先。

  文面女关于独龙族女性文面习俗有很多说法,其中最为广泛流传的一种说法是:当年独龙族妇女为了不被察瓦龙藏族土司强掳为奴,便用锅烟涂脸,甚至青黛文面,将自己装扮成藏人所惧怕的鬼怪模样。按照传统,独龙族女性每到十二三岁时便要文面,以象征成年。文面的方法是先由老年有经验的妇女用锅烟水在少女脸上画出图案,然后用荆棘的硬刺刺破皮肉,将锅底灰或草汁揉入伤口,脱痂后即成青蓝色纹样。独龙江中上游地区女性的纹饰最为复杂,几乎文满整个脸部,图案就像展翅的蝴蝶。独龙江下游的纹饰比较简单,一般只在下颌处文二三行竖条纹。

  

 

丙中洛的泥石流花园

  在通往秋那桶的岔道口上贴着这样一张特别警示:

  “我乡秋那桶村秋那桶组发生严重滚石、滑坡、泥石流自然灾害,险情尚未排除,

  请中外游客暂时不要前往。看来这座如高山花园般的小村子已经和外界隔断些日子了。

  在丙中洛镇上遇到不少背包客,他们几乎都是刚从秋那桶回来的。我向他们询问路况,他们异口同声地回答:“路断了,车进不去,只能徒步。”这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在怒江峡谷的腹地,泥石流和断路简直就是家常便饭。

  背上一瓶矿泉水和些许吃食,我向着那座泥石流背后的村庄大步进发了。

  那条山路果然被泥石流毁得很厉害,有时候我不得不下到河床才能绕过坍塌的路段,不过这样一条美丽的山路倒实在值得用脚步来“衡量”。当整条山谷被踩在脚下、巨大的雪山在远处升起的时候,秋那桶村也就一望在目了。

  这是一座散落于高山草甸上的自然村落,由木屋、古树、麦田和雪山组成的风光只能让人用“完美”二字来形容。时值午后,大部分的村民都在田间干活,这倒给了我静心品味这座村落的机会。

  坐在三重斜顶、汉式庙宇风格的天主教堂门口,我看到每家每户的门口都贴着毛主席的画像、羽毛艳丽的鸭子和散养的猪儿们在石板路上蹿来蹿去、由原木搭建的老屋在阳光下晾晒着石板屋顶??此时我竟想感谢泥石流和断路了:这座美丽而脆弱村落如何承受得起大量游客的惊扰。

  旅行关键词

  《德拉姆》和《车票》在堪称经典的纪录片《德拉姆》中,田壮壮用极其唯美的******化语言,对从丙中洛到察瓦龙的这段茶马古道进行了详尽描绘。在藏语中,“德拉姆”是平安女神的意思。另一部对怒江峡谷进行过诗意描述的******,是张之亮的最新文艺片《车票》。******中,那个名叫曾雨桐的被遗弃的女孩,就是在宛若世外桃源般的雾里村重新寻回母爱的。雾里也常被写做“五里”,位于丙中洛到秋那桶途中、石门关的旁边。

  丙察公路从公路交通上说,怒江峡谷就像是一条死胡同,进去之后必须原路返回。很长时间以来,丙中洛一直是这条“死胡同”的尽头,但随着丙察(丙中洛到察瓦龙)公路的开通,通车顶点被延伸到了西藏境内。丙察公路全长98公里,路面狭窄,会车困难,几乎全程是坑洼不平的土路,即使最好的越野车也要走上六七个小时。

 

知子罗的山巅废城

  从六库北行深入怒江峡谷,红色十字架不时在山间闪现。我在碧江的路标处右拐上山,不多时,便有缭绕的唱诗声传入耳际——那里就是老母登村的教堂了。它坐落于碧罗雪山西坡的半山腰,对面是高黎贡山雾气萦绕的“皇冠峰”,脚下则是两山夹峙中的怒江大峡谷。

 

  老母登教堂据说是怒江峡谷中最大的一座教堂,可以容纳500人,对一个乡村而言确实够大了。教堂没有哥特式的尖塔,没有高升的穹顶,没有万花筒般的玻璃彩窗,也没有管风琴、钢琴之类的乐器。有的只是极简主义的布置:青砖墙、红漆圆拱木窗、白铁皮屋顶、长条凳??就连正中间的红十字也只是用红纸剪好贴上去的,感觉很像人民公社时期的大会堂。怒江峡谷中的教堂都是这样的,但也由此更加彰显了信仰的质朴。

  我走进教堂时正有10多个村民在台上唱赞美诗。

 


这些傈僳族、怒族的山民有的穿着蓝条纹长裙、红黑褂子的民族服装,有的穿着牛仔裤、夹克、制服、迷彩服,还戴着军帽。虽然装束形形色色,但虔诚的、投入的情绪却是一致的。在没有任何乐器伴奏的情况下,他们用四声部的合音唱出舒缓优美的赞美诗,宛如天籁,涤荡人心。

  在这天籁之音中,有一个嘹亮、自在的女声特别突出,那声音来自一个叫阿明南的怒族妇女。她穿着一身怒族传统服装,但外面却套了件深色西服;头上戴着怒族的红、白两色珠链,但又用市场上买来的头花扎住发髻;她是怒族,但信仰基督教??总之就是一副混搭、融合的面目。

  唱诗完毕回到座位,阿明南将一个孩子搂进怀里,原来她已经当了奶奶了。厚厚的、用傈僳文印刷的《圣经》和两本被称为“课本”的赞美诗将她的彩色挎包装得鼓鼓囊囊。翻开赞美诗,歌名是英文的,但歌词却已翻译成傈僳文。

  傈僳族原本是没有文字的,19世纪末到此的外国传教士以拉丁字母为基础创建了傈僳族拼音文字,其中26个字母和拉丁字母一样,另14个字母则是上下倒置或左右翻转的。

  阿明南告诉我:今天是复活节,附近6个教堂的信众都来到这里过节。老母登村有500多名基督徒,但今天只来了100多人,因为现在是农忙时节,不然会更加热闹。复活节的活动从早上一直持续到深夜,每人得交纳15元作为午、晚餐的开支,交不起钱也是今天人少的一个原因。

  中午时分,人们都聚在教堂前的空地上,围成一圈一圈的,或蹲或坐地吃集体饭。午饭后有2个小时休息,可阿明南并不闲着,帮助厨房收拾好碗筷后,又和几个教友聚在树下学习新的圣歌,那份认真劲儿非常感人。

  次日,雨断断续续地下了一整天。峡谷里云雾弥漫,如梦如幻;怒江浊浪滚滚,气势汹汹。但所有的人都没闲着,山民们披上蓑衣,在田间插秧、采茶、收豆角;而我则踏上了前往废城——知子罗的山路。

  知子罗曾经是怒江州的州府,它的命运因1979年的一场大雨而改变。我在老母登认识的娅珍说,她这辈子从没见过那么大、那么久的雨。持续半个多月的大雨使知子罗附近的山体出现了多处滑坡,后来专家勘测得出结论:县城处在风化带、地震带和滑坡带上,危险系数高。于是知子罗最终在1986年人走城空,成了一座被命运抛弃的废城。

  有趣的是,废城中人们的生活似乎也停留在了上世纪80年代。在城外的山路上,一对情侣牵手走来,看见我随即羞涩地松开手,女孩不好意思地笑着躲到小伙子背后——这份纯真和羞涩我已有20多年没见过了。

  旅行关键词

  怒江传教十九世纪下半叶,天主教和基督教相继传入怒江峡谷。在此之前,怒江峡谷中的傈僳族、怒族信奉原始宗教,崇拜神灵、鬼怪、祖先,盛行巫术。1888年,法国传教土在峡谷中修建了最早的天主教堂。1913年,英国传教土将基督教传入了泸水、碧江一带。之后,美国、瑞士、德国等国的传教士纷至沓来。到1949年以前,天主教、基督教在当地得到了广泛传播,整个怒江地区共建立了教堂213所,教徒发展到2万多人,占当时总人口的四分之一左右,并且有大小神职人员近千人,其中有许多是当地的傈僳族人。

  碧江县城从地图上可以看到,知子罗处在怒江流域和澜沧江流域最邻近的地段。因为这个地理优势,人们很早以前就在碧罗雪山间开辟了连接两江的古驿道。20世纪初,这里先后设立了知子罗殖民公署和碧江设治局,1949年后设立碧江县,1954年升级为怒江州。所以曾经作为州府的知子罗又常被当地人称为“碧江”。

   六库的澡塘会

  冬日的怒江峡谷里没有丝毫寒意,“三角梅”和木棉花开得正艳,火辣辣的太阳晒得人全身发烫。

  更让旅行者“头脑发热”的是在怒江边举行的澡塘会,不仅可以看到平日难得一见的“上刀山下火海”特技表演,更有诱惑力的是延续了数百年、没有丝毫矫饰的温泉天体浴。

  大年初二的清晨,并不繁华的六库县城显得格外热闹。街上熙熙攘攘的都是人,穿着平日里难得一见的传统服装,个个脸上喜气洋洋。刚刚走上街头,便有“面的”师傅向我打招呼:“上车吧!赶澡堂会去。”是啊,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还会有别的什么选择呢。

  不多时,车子在一处泊满车辆的路边空场停了下来,这里就是登埂了。混同在身着各色民族服装的人群中,我走下公路边的斜坡,来到紧邻江边的澡塘会会场——一块比篮球场稍微大些的田地。一群身背******的年轻人和我热情地打招呼,他们来自贡山,是来参加射***比赛的。

  会场上已是人山人海。随处都是卖凉粉、糍粑、酸辣粉和炸土豆条的小吃摊,靠山边的地方整齐排列着十几顶帐篷,里头铺着被褥,堆放着各种家当——这是携家带口远道而来的山民。按照传统,每年的澡塘会期间,居住在高山峡谷中的傈僳人都会扶老携幼,带着丰盛的食品,从四面八方赶到温泉边,过几天“亲水”的舒服日子。

  此地风俗淳朴,并无男子走近池边观看,只有一些人坐在远处,一边休息一边遥望着泉池。浴女们似乎并不介意那些人的远观,悠然自得地在热气腾腾的温泉水中舒展着身体,老老少少,说说笑笑。而泉眼上的那株木棉树正是满树繁花之时,仿佛架在半空的一把红伞,为这些女人们遮阳蔽荫。一阵江风拂过,木棉花落入池中。不知谁灵机一动,用木棉花擦洗身体,池水被染成了醉人的绯红色。如此天人合一的纯朴景象,倒是让我这个衣装整齐的外来看客感到有些不自在。

  听坐在旁边一起乘凉的当地人说:从前的时候,来泡温泉的傈僳人是没有性别区隔的,男男女女,共浴一池,嬉戏打闹,其乐融融。这几年实行男女分浴,他们把这几眼温泉分给女人和孩子,下游的几眼泉分给男人们。参加澡塘会的民族虽多,但泡温泉的却还只有傈僳族。

  旅行关键词

  东方大峡谷怒江发源于青藏高原唐古拉山南麓,奔腾于高黎贡山和碧罗雪山之间,被当地的怒族称为“阿怒日美”。

 


“阿怒”是怒族人的自称,“日美”可译为“江”。中国新世纪音乐代表人物——黄荟曾以《东方大峡谷》为名发行了一张音乐专辑,其中收入了许多怒江民间音乐的原声素材,包括傈僳民间歌手的古谣和峡谷内天主教堂中的四声部赞美诗合唱。

  傈僳族的节日“澡塘会”又被称为“春浴节”,每年春节的初二到初四在登埂温泉举行。不过“阔时节”,也就是傈僳族的年节才是最隆重的节日,每年公历的12月20日到22日举行,届时可以看到最正宗的“上刀山下火海”的传统绝技表演。

  启程 溜哒过怒江

  整个人被吊在一根晃晃悠悠的钢索上,

  没有任何安全保护地从湍急的江面上一溜而过——

  就这样,我开始了怒江峡谷之旅。

  六库附近的怒江峡谷是我在云南所见过的绿色最少的地方之一:两岸陡峭的山坡上植被稀少,不少山岭干脆就光秃秃地裸露着,峡谷间的怒江也翻滚着深******的浊浪。这种在云南少见的荒凉景象似乎也在预示着:这条位于滇西北的峡谷中蕴藏着一些与众不同的旅行体验。

  果然,自己刚过六库,就遇上了“怒江招牌”式的溜索。人吊在绳索的下面飞身越过江面,过的是世界上最窄和最需要胆量的桥。过去的怒江峡谷地势险峻、修桥十分困难,当地人就只能依靠溜索过江。据说以前的绳索都是用藤做的,现在虽然改用了钢缆,可看上去还是充满了危险感。

  头戴绿军帽,身挎彩色背包的当地人自然不会把这当回事。只见他们用背包带兜住腿根儿与腰部,在身前打个结,再从彩色挎包中拿出一个带钢勾的滑轮,将自己整个吊在钢索的一端,然后就抱着孩子或拎着麻袋向对岸溜去。几个顽皮的孩子甚至还头朝下、腿朝上地在半空中玩起了“特技”。

  怒江的新奇触点

  溜索这几乎已成为怒江峡谷标志性的人文景观。过去当地人以藤作为横跨怒江的“交通线”,现在虽然已改用钢缆,但纵身凌空横越怒江的感受仍让人惊心动魄。

  澡塘会每年春节期间举行的春浴节是峡谷内最热闹、最有风情的节日之一。傈僳人从峡谷中的各个角落聚集于怒江边上的温泉石塘,以“泡汤”的方式享受一年中难得的休闲时光。

  上刀山傈僳小伙在用木杆和******做成的“刀梯”上蹿上蹿下,脚踩刀刃而毫发无损的绝技被形象地称为“上刀山”。还有“下火海”——赤脚从炭火上走过。这些特技表演源于原始宗教的巫术与祭祀。

  废城知子罗曾是怒江傈僳族自治州的州府所在地,但因为山体滑坡的威胁,州府迁至交通更为便利的六库,而这座群山环抱的山城也被永远定格在了1986年,仿佛一段迷幻的城市记忆。

  多声部唱诗一座接一座的教堂是怒江峡谷中最别致的风景。皈依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各族人民,用各种方言和独特的多声部和音方式歌颂天主,赞美耶稣,仿佛天籁之音。

  茶马古道怒江峡谷就像一条连通云南与西藏的南北通道,人们自古便将产于思茅、西双版纳的砖茶驮于马匹上,经这条通道运往藏南的察瓦龙地区,再转运至卫、藏一带,从而在峡谷内形成一条条纵横交织的古驿道。

  蚂蟥怒江峡谷腹地和独龙江峡谷是中国生态保存最原始的地区之一,吸引了无数猎奇者的到访。在原始山林中穿行充满了新鲜的徒步感受,但也必须经受蚂蟥和各种毒虫的考验。

  文面女满面刺青——这大概是人类最醒目的一种文身方式了。不过独龙族的文面习俗已经彻底消失,整个独龙江峡谷中的文面女性仅剩下约60人,而且平均年龄已高达70余岁。赶在文面女消失之前拜访独龙江,是很多旅行者的梦想。

   怒江自驾攻略

  线路1:本条线路以怒江大峡谷的穿越为主,比较适合那些时间有限的旅行者。

  第1天:抵达昆明,租赁车辆

  第2天:昆明——保山——六库(约9小时车程)

  第3天:六库——福贡——贡山(约4小时车程)

  第4天:贡山——丙中洛(约1.5小时车程)

  第5天:丙中洛——六库(原路返回)

  第6天:六库——大理(约4小时车程)

  第7天:大理游览

  第8天:大理——昆明(约4小时车程)

  线路2:在沿途增加了腾冲和大理。腾冲拥有火山、热海、湿地等自然景观和闲静古朴的和顺侨乡,大理的风花雪月已不用过多渲染。由于这两个点的加入,使这条线路兼具壮丽的风光和旖旎的风情,更加充满吸引力。

  第1天:抵达昆明,租赁车辆

  第2天:昆明——保山——腾冲(约9小时车程)

  第3天:腾冲游览

  第4天:腾冲——芒宽——六库(约5小时车程)

  第5天:六库——福贡——贡山(约4小时车程)

  第6天:贡山——丙中洛(约1.5小时车程)

  第7天:丙中洛——六库(原路返回)

  第8天:六库——大理(约4小时车程)

  第9天:大理游览

  第10天:大理——昆明(约4小时车程)

  线路咨询电话:4008106806

  腾冲

  自驾:昆明至腾冲761公里,依次沿石安高速(昆明石林至安宁)、安楚高速(安宁至楚雄)、楚大高速(楚雄至大理)、大保高速(大理到保山)、s317省道(翻越高黎贡山)前行。大部分路程为高速路,行程约9个小时。

  班车:腾冲新客运站位于热海路,每天有11趟班车至昆明,20余班至保山,6班至六库,4班至大理(下关),1班至片马。前往区内县镇和盈江、芒市等地,需前往东方路的老客运站乘车。

  腾冲市区住宿方便,其中官房大酒店(5星级)是条件最好的酒店。位于腾越路玉泉园(由很多酒吧、饭馆构成的水榭园林区)内的腾冲国际青年旅舍新近开业,性价比很高,标间120元,多人间25元/床,电话:(0875)5198677。如果喜欢安静,不妨选择投宿市郊的和顺古镇,值得推荐的是位于寸家湾大榕树旁的老谢车马店,标间80元,多人间20元/床。

  大救驾是腾冲的标志性小吃,将饵块(类似米糕)和腊肉、鸡蛋、青菜、西红柿、青椒等炒于一盘,再配上一碗用干腌菜冲泡的酸汤。美食夜市位于腾越翡翠城旁,各种小吃琳琅满目。

  来腾冲是一定要买翡翠的,但翡翠真假难辨,最好购买那种带品质鉴定书的“品牌货”。此外,高黎贡山古树茶饼也是本地特色,分生、熟两种(即绿茶和红茶),价格约17元/100克。磨锅茶便宜些,约6元/100克。

  和顺古镇距市区4公里,坐6路公交车可达,门票80元。热海距市区10公里,只能乘出租车前往。火山地热国家公园距市区25公里,门票30元。北海湿地冬季可观鸟,门票30元。

  六库

  自驾:腾冲至六库227公里,s317省道转s230省道,大部分路况不错,行程约5个小时。

  班车:六库汽车客运站位于穿城路,每日有4趟班车至昆明,10余班至下关、保山和福贡,8班至贡山,2班至丙中洛。

  推荐穿城路上的怒江宾馆,标间折后价为140元,电话:(0886)3626888。

  老窝火腿和漆油鸡是本地特色菜肴。前者取农家土猪用土法腌制,口味独特,肥而不腻,在怒江大桥西头的饭馆可品尝到,28元/斤。后者口味醇香,但少数人吃后会过敏,在青山公园内的第一家酒楼可品尝,70元/份。

  举行澡塘会的登埂温泉位于六库县城以北10余公里处的江边,每年春节的初二至初四举行。附近还可体验溜索,10元/人。

  在怒江大桥附近和乡下的集市上可以买到一些特色手工纪念品。一是弩,价格80~200元,翻毛牛皮箭包50~100元,竹子削成的箭免费赠送。二是长竿烟斗,用带根茎的整根竹竿晒干制成,可插香烟来抽,有种竹子的清香,10元/根。

  知子罗、贡山

  自驾:六库至贡山248公里,s228省道,柏油路面,路况不错。途中前往老母登和知子罗需取道一条基本被废弃的土石公路,路面残破,上坡和弯道很多,驾驶起来要特别谨慎。其中老母登距省道岔路口8公里,知子罗距老母登7公里。

  班车:六库每天有8趟班车发往贡山,乘坐方便。前往老母登和知子罗可在中途下车,然后包车或徒步前往。

  老母登村食宿推荐“喔得得”农家乐,食宿均很干净卫生,住宿20元/人,吃饭约30元/天。知子罗也有旅店。贡山县城内设施较好的宾馆包括黎山宾馆、明珠大酒店、通宝大酒店等,都位于汽车客运站附近,标间80~100元。

  此地可以喝到不错的酥油茶。如果5~8月间来此,还可品尝到非常珍贵的新鲜竹叶菜。这种野菜生长在高山雪线上,口味很苦,有降血压、降血糖的功效。

  不妨买些贡山山珍带走。比较独特的是董棕粉,独龙语称为“阿菜皮”,是50年以上董棕树干内生出的一种淀粉,对慢性肠胃炎有疗效。再有就是雪莲、虫草、天麻、黄木耳、树花菜、羊肚菌等干货,非常丰富。

  每周三、六、日是老母登教堂的礼拜时间,能听到优美的四声部赞美诗。

  丙中洛

  自驾:贡山至丙中洛52公里,柏油路面,路况不错。重丁村距离丙中洛仅两三公里,可驾车前往。若想前往雾里村,只能先开车至石门关,然后沿江对面的驿道徒步前往。去秋那桶的公路经常断路,前往时最好先打听一下路况。

  班车:在贡山汽车客运站旁有很多中巴车前往丙中洛,发车间隔50分钟。

  丙中洛小镇上有两家较大的宾馆。一是玉洞宾馆,干净整洁,标间80元,电话:13988601780。二是对面的茶马客栈,标间150元。在重丁村可住教堂旁的丁大妈家,20~25元/人,电话:(0886)3581144。在秋那桶村可住阿白(余贵生)家,15/人(他家目前可住下10余人),电话:(0886)3519416,3519691。

  “德拉姆”是小镇上惟一的酒吧,酒水很便宜,店主蚂蟥为人热情。如果提前打招呼,还能吃到“蚂蟥嫂”亲手烹调的“私房菜”。电话:(0886)3581165,13618861651。

  丙中洛景区门票50元。

  独龙江

  由于山口积雪,独龙江峡谷在11月中旬到次年5月中旬一般是无法进入的。剩下的日子里又基本处于当地的雨季,所以对户外装备的防水性能要求很高。最好多带双鞋备用,绑腿是对付蚂蟥的必要装备,另外还要多带些防蚊虫的药水。

  从贡山进入独龙江峡谷的路有2条。老路是上世纪60年代修建的人马驿道,全长65公里,途经吉速底、嘎足、其期、东哨房等地,还要穿越原始森林,翻越海拔3842米的南磨王山垭口,最后抵达独龙江乡巴坡村。推荐行程:第1天从贡山到其期(18公里),第2天从其期到东哨房(16公里),第3天从东哨房到巴坡(32公里)。徒步时一定要请当地向导带领,并带足食宿装备和应急药品。

  新路是1999年年底通车的独龙江公路,全长96公里,其中要翻越海拔3380米的黑普布洛垭口,最后抵达独龙江乡政府所在地孔目。因降雨多,这条路塌方、滑坡不断,只有越野车才能进入,行程顺利也需要6个小时左右。

  峡谷内的徒步线路主要有2条。北线:孔目—献九当(12公里)—龙元(12公里)—迪正挡(8公里),沿途有简易公路。南线:孔目—巴坡(24公里)—马库(23公里)—月亮瀑布(3公里),其中孔目到马库也有简易公路。

此条目由LCSS发表在游玩报道分类目录,并贴了标签。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关于LCSS

皓然网为个人娱乐性站点,记录一些生活点滴。。。 方便查找信息和收藏一些学习资料。 不做其他内容服务,不过非常感谢您的光临。 联络方式: WeChat: liang-chun; Mail: liangchun@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