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作品——行书元稹宝塔诗

“酒壮英雄胆,茶引文人思”,历朝历代,多少文人雅士,茶墨结缘。以茶为题材的文艺作品林林总总,琳琅满目,其中的咏茶诗词各种体裁一应俱全,有五言古诗、七言古诗;有五言律诗、七言律诗,还有排律;有五言绝句、六言绝句、七言绝句。另有不少在诗海中甚为少见的体裁,在茶诗中同样可以找到。

唐代有位著名诗人,名叫元稹,他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因此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并称“元白”。元稹写过一首形式独特的咏茶诗,原称一字至七字的杂体诗,后人誉为宝塔诗,此种体裁极为少见。诗曰:

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至醉后岂堪夸。

元稹在全诗的开头,就点出了主题是茶。接着写了茶的本性,即味香和形美。第三句,是倒装句,说茶深受“诗客”和“僧家”的爱慕。诗客,泛指文人雅士;僧家,在唐朝盛行佛道教的时代,也是颇受人尊敬、有一定地位的职业。茶与诗,总是相得益彰的。第四句写的是烹茶,因为古代饮的是饼茶,所以先要用白玉雕成的碾把茶叶碾碎,再用红纱制成的茶箩把茶筛分。第五句写烹茶先要在铫(一种有柄有流的烹茶专用的小容器)中煎成“黄蕊色”,而后盛在碗中除去浮沫,即取之汤中精华也。第六句谈到饮茶,不但夜晚要喝,“夜间邀陪明月”,而且早上也要饮,“晨前命对朝霞”,足见元稹对茶酷爱之深!结尾处,点出茶道最高理想境界是:既能够“洗尽古今”,又能展望“醉后”的未来;既能拂去过去的不称心事,又会在忘却中“人不倦”,醉中有醒,警觉日后行为的指向,鞭策前进。

元稹的这首宝塔诗,先后表达了三层意思:一是从茶的本性谈到了人们对茶的喜爱;二是从茶的煎煮谈到了人们的饮茶习俗;三是点出茶道最高理想境界。全诗构思精巧,趣味盎然,不愧是古今流传的绝妙好诗。

清明小长假,专项锻炼期

今年清明小长假应该是梁皓然同学运动量最大的一个小长假,也是开始调整状态,初显成果的一个小长假。连续3个下午,前两天每天4小时击剑1小时羽毛球,今天10km长走,累到不行。尤其是昨天活动结束前10组14m来回蛙跳,跳到腿软。除了对体能的强化,自我信念的提升也是这3天的成果,自己的追求必须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必须要由自己去追求。祝你成功自我完善,自我成长!